图片展示

在肩负社会责任的初心之上,资本永远只有放缓,没有寒冬。

浏览:358 发表时间:2018-09-08 18:14:37

蓝焱资本的初心,正来自于王牧董事长希望用资本的力量助推初创期及成长期的硬科技企业发展的社会责任。         

以推动社会发展为己任

“从工业革命到现在,人类貌似都在追求同一个目标,就是提高效率。为何会如此一致呢?”

王牧表示:“资本从本质上是社会生产力积累和沉积下来的货币化表现,那么用经验和历史沉积下来的生产力理应回归整个社会创造更有价值的新生产力才是正道,一切投机行为都只是这样的大道原则的偏支或者偶然而已。尤其是VC投资,每一笔投资都承载着过去的经验和生产力推动的原动力,这与科技进步是一致的,如果没有大量的基础科研的成果和突破,就没有科技应用的成熟,如果没有关键性科技应用的成熟,就不会衍生出更多的便捷于社会发展的新方式。工业革命后对效率的追逐,本质就是这样的一个波浪式、垒进的前进形态,今天的微信到微信支付到无纸化消费也是如此。而这个过程中资本扮演的角色就包括了——试错、积累、突破、推广、再升级等等的细节变化,VC的工作和责任就在于此。”

王牧认为,VC的好坏,更多在于是否有效率的完成对企业的推动,好的就效率高,“不好”的就是试错成本高。所以VC投资的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是一整套的研究结果,绝不是一蹴而就,信手捏来。我们应该时刻记得,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的下一句不是前浪死在沙滩上,而是前浪应该记得自己的每一个前进都是前仆后继的前人在支持你,即使你错了,即使你没到最高点,但总有一刻,总有一个浪头会穿破前阻,达到彼岸——这就是历史和现在的关系,是资本和新生产力的关系。

以推动社会诚信为己任

“投资人分很多种,而目前更多所谓的投资人是受托管理人,那么既然是受托管理,那么VC身上就承载着一个重大的责任——以推动社会诚信为己任。”

社会良性发展的基础之一是诚信,而更重要的是,VC的托付人是全社会所传导积累下来的生产力。社会生产力其实是不停的自我寻找好的“管理人”。例如普通一块璞玉被挖掘出来,到被转让给商人,到给雕刻大师,到成为传承的工艺品,到成为历史见证,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恰好如同资本存在于企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VC投资人其实就是其中一个重要一环,我们没有别的功能,就是需要最准确的将生产力引导到对未来有利的地方去,请注意,这里不是有钱赚的地方,而是对未来有利的地方去。这个过程是一个决策的过程,是一个非常要求专业性的过程,更是积累了社会多层积累后、萃取出纯净的生产力来进行直接导流的托付。这种信任远大于让投资人自己去找到金矿,挖出来,卖成钱,再进行投资要责任重大的多。社会最诚信的人理应包含受托管理人,这就是所谓“trust”和“trustee”所要表达的。

说到诚信问题,王牧又针对VC的工作细分做了这样一段阐述:“诚信的基础是制度,在制度条件下,完整的遵守约束完成募投管退四个动作,这只是一个基础,是社会信任的基础表现。更重要的,社会诚信需要表率,受托管理人首当其冲。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尽职尽责,不懂则不为,不做不可为,这是每个受托管理人的操守。”

诚然,切不可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VC牵动着绝不仅仅是一两个客户而已,而是整个经济中的重要一环,由敬畏而自然产生诚和信。

以推动未来加速到来而努力

VC的社会责任还包括为未来负责,而未来在我们很多人眼中是虚无缥缈的,那么在VC投资人眼中的未来为何可以负责呢?王牧表示:“未来就是下一秒!”

“资本是过去的承接,就一定是未来的基础,基础打牢,未来转瞬已来。资本是需要不停学习的,尤其是VC,只有不停的感知世界,才不会荒度光阴,才有可能在试错、积累、突破、推广、再升级中更好的履行突破和再升级的工作,才能抓住瞬间已经到来的未来机会。终归不可能所有资本都去只做试错、积累和推广吧,有责任感的、有学习能力的VC,就必须肩负起自己对未来的职责。”

针对于过去一段时间,市场、客户对于VC中早期投资的不信任、不确认感,对于整个行业解读政策的悲观情绪,王牧给出了一个VC从业者的心声:

“VC需要社会的信任,不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来祈求同情,而是因为我们肩负的您或许不见。我们需要客户的信任,不因为我们能做锦上添花,而是更希望您看到我们雪中送炭的大道初心。我们需要国家信任,不因为我们交付多少税收和每个高管的那张无犯罪证明,而是每个诚心诚意合格的VC都一定是一个最具有情怀的爱国者。”



蓝焱资本的投资论

“社会需求才是真的‘风口‘。”

王牧表示:社会需求一定不是可以描述的,因为社会需求针对不同阶段、不同行业、不同时间都有各自的特征,系统而非常复杂,所以蓝焱资本对于社会需求的做法是“看长、抓短、明确分工”。

通过对以往经验的总结,王牧认为,当前资本对社会重复投资和盲目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机构还是心存侥幸、或多或少的有自己的“贪”念,不可为而为之下造成了反向标杆,形成了社会不认同感。一个投资机构是应该有自己在社会中的投资分工的,比如一个企业的创始人自己投了0的这个初始阶段,那么蓝焱最擅长和看重的是企业0.5到10这个阶段,擅长产品化阶段的资本机构就看重10到100这个阶段,擅长产品迭代升级额的资本机构就看重100到10000这个阶段,擅长市场推广和普及的机构就看的便更加往后。在企业二次升级的时候,蓝焱这样的机构又一次可能参与其中的。这样的分工就形成了一个有效的闭环,企业自身成长和创造新的生产力的各个阶段都最有效的得到了资本的推动,避免了社会固有生产力没有分辨风险能力的误区,进而让企业更有效地创造新生产力为人类整个社会服务,这就是明确分工的重要性。

王牧解释道:有了重要的分工属性后,蓝焱的投资论剩下两条较为容易理解。

看长——作为投资机构来说,如果没有研判长期发展的能力,就无法判定方向,其任何一次突破都可能最终成为试错;

抓短——作为投资机构来说,去宣讲未来5-10年的科技预测一定不如科学家专业,去投资5-10年后发生的结果也存在风险系数无法判定的问题,那么真实的投资最应该在看长的基础上,寻找到未来1-2年可以突破的点加注投资,寻找到未来3-5年可以衍生辅助的底层点来组合投资,进而形成一套在短期可以抓住,却不错失未来格局的投资组合。看起来很难,其实来自于自自身不断的学习、研究和经验的累积,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又怎么能为社会生产力负责呢?任重道远。


蓝焱的管理团队,忍住三年没有下注VR领域。王牧认为,VR更多功能在于展示和引导,这对于目前社会的发展程度来说,是存在超越当下的试错成本的。而蓝焱在强忍三年后开始连续布局AR,是因为AR作为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结合的工作环境,是存在提升信息交互、社会效率的明确需求的,例如农民师傅只能用VR学习如何播种,亲自下地处理农作物的时候还是需要AR和机器视觉来评估苗果、土壤、水分、天气等实际问题的。所以蓝焱资本在“抓短”的纲领下,未来的1-5年内,将在AR领域内,连续布局应用开发团队和底层引擎算法技术公司。

与此同时,蓝焱还在尝试另一个通过“看长”和“抓短”组合的投资思路,即在一个细分领域里面连续进行投资布局。以汽车定位技术为例,从目前来看,在自动驾驶这个应用场景中,过去的一年中受关注度比较高的是激光雷达,因为其技术精度最高,但是激光雷达的弊病是抗干扰能力较弱,遇到雨雾、尘霾天气,激光雷达表现不稳定所以其使用是有局限性的。因而,在现阶段L4级别自动驾驶中,毫米波雷达和视觉模块是不可或缺的补充。其中,毫米波雷达技术由于成本较低,技术成熟度高,抗干扰能力强,已经成为汽车碰撞预警、自适应巡航、主动安全(ADAS)乃至自动驾驶技术中不可获缺的重要装备。看到这个长期来说必然趋势下的一个细节,蓝焱资本率先在2017年布局国内毫米波雷达领域,并在国内二次筛选优秀的激光雷达或者视觉模块开发团队。在企业发展的中早期就以资本为纽带形成并购整合,进而加速实现汽车传感器市场中融合雷达这个细分领域发展,期望达到1+1+1>3的效果。

这种尝试是存在很多需要突破的现实问题,但在“看长和抓短”这样的思路下,投资将变得更加有效,也就是说社会资本对于科技的推动变得更加理智和高效了。

最后,蓝焱资本董事长王牧表示,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成功似乎还比较遥远,但是如果真的想做一家成功企业必须要注意几点:一、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不要自己什么都做,术业有专攻;第二点,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停止企业的科技创新,不要停止产品的迭代,因为市场的格局永远都在变化,想要保持竞争力,唯有专注于创新、自我的更新迭代才是最好的成长方式;第三,组织内部要像生物组织一样形成组织自我修复的能力;第四,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VC资本,只有在知己知彼的时候,相互结合才能创造更高的价值。早期投资并不是赌概率,而是与企业一同在风雨中砥砺前行,一同守得云开月明。

在肩负社会责任的初心之上,资本永远只有放缓,没有寒冬。
“VC资本的社会责任从根本上是什么呢?第一以推动社会发展为己任,第二以推动社会诚信为己任,第三以推动未来加速到来而努力,如果这三点确认,那么很容易推导出一个结论:资本永远不应有寒冬,只会永不停歇,而社会需求才是真实的投资风口。”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蓝焱资本

图片展示

电话:  0755-88914558

传真: 0755-82549477

© 2020 蓝焱资本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293号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中心五路18号星河发展中心907

蓝焱资本

电话:  0755-88914558

传真:  0755-82549477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中心五路18号星河发展中心907

 

© 2019 蓝焱资本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293号